预警和天气预报
站内搜索: 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无障碍版
您现在浏览的位置是: > 正文 字体大小: A  A  A 
地名故事——日酋毙命黄杨山
发布时间:2017年05月23日  来源:珠海市斗门区民政局

   珠江三角洲西南部,雄伟的黄杨山拔地而起。20世纪中叶,这里先后发生过抗击日本侵略者的黄杨山战斗,还发生过一起轰动中外的撞机事件。
   1941年, 二次大战的阴云笼罩着整个世界。2月5日,农历大年初十早晨,太阳还未出来,黄杨山被云雾笼罩着。大赤坎村农民赵大伯和几位穷苦兄弟扛着锄头刚走出村口,就由远而近听到隆隆隆隆的飞机引擎声。举头张望,隐隐约约看见有七架飞机从东北方向飞过来。赵大伯恨恨地说:“看来日本仔又来轰炸了。呸!呢班陷家产!”①日机飞得很低,在大赤坎村上空掠过后,朝西南方向飞去。忽然,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从天而降,象轰雷,又象巨型炮弹爆炸。人们循声远眺,只见黄杨山上火光冲天,烟雾弥漫。大赤坎村民以为日本飞机又来轰炸了,有的慌慌张张出逃躲避,有的则呆在屋里,惶惶恐恐地不知所措。晌午,阳光洒满大地,但黄杨山东麓仍烟雾袅袅。有人说,可能是飞机撞山爆炸了。几个好奇而大胆的小青年朝着冒烟的山头跑去。山坡上,空气中渗透着浓烈的汽油气味。他们爬至“也”字山坳附近,只见野草已燃成灰烬,一些粗大的树木也烧焦了。被炸得四分五裂的飞机机身、机翼和机尾等七零八落,飞机头还冒着青烟。几具尸体纵横卧野,不堪入目。小伙子们不知道有没有生还者,终不敢贸然久留而马上折回。
           
   时值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持久阶段。黄杨山上有日本军机坠毁的消息不胫而走。第二天,驻在附近的国民党第七战区挺进游击队第三纵队(简称“挺三”)守备队奉命前往封锁现场。他们由下而上逐层搜索,最后包围了坠机地段。山下又派出警卫把守,如临大敌。
   晚上,中方部队将收集到的尸体运到山下大赤坎村外暂时停放。村民早就对日军恨之入骨,几位长老商议后,悄悄地组织一班身强力壮的男人,连夜将全部尸骸运到老虎围涌边,用绳索和大石捆绑着沉到水底。
   坠机后一整天,日本飞机先后出动了百多架次,在中山、新会沿海地区低飞侦察,寻找残机的下落。7日凌晨,日军山崎部队从江门乘坐登陆艇来势汹汹地入侵斗门,与此同时,由中共珠三角洲中心县委领导的“广游”二支队刘登大队,由副大队长冯扬武率领赶到斗门镇风流桥一带布防。随后,国民党挺三部队也立即从大赤坎移师至斗门镇东部增援。在石嘴山脚下竹林里,中日双方展开遭遇战。我军熟悉地形,神出鬼没地打击日军。腹背受敌的日军无法继续前进,遂绕山路窜入黄杨山也字山坳,收拾飞机残骸余物悻悻而去。然而他们找不到丧生人员尸体,就无法向上司交代,于是再折回大赤坎村,把留在村里的男女老少都赶到一起再三严刑拷问。慑于日寇的淫威,长老们不得不供出了那些尸骸的下落。
   原来,赵大伯他们所看到的七架飞机,其中触山坠毁的是日本小型海军座机“微风号”。机上乘员6人,机组4人全部丧生。其中有日本海军大将大角岑生,海军少将须贺彦次郎……
   这个大角岑生,跟两年后被美国空军击毙的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一样,都是臭名昭著的法西斯军人。他1876年生于日本爱知县,1897年兵校毕业后开始其反动的军人生涯,1934年晋升为大将,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,被派往德国与法西斯魁首希特勒密谋扩大战火,参与指挥侵略中国东北,实为罪不容诛的恶棍。

          
   三天后,国民党中央通讯社根据“挺三”司令部的电报写成韶关专电外发,说“我游击部队五日上午在中山县附近,用密集机枪击落敌巨型海军飞机一架,内有要员多名同时丧命,由其随身所携带文件检出,有‘南洋联合舰队长官司令’等字样……”还加上一段“按语”,介绍大角和须贺的简历。此后,中央通讯社还有接二连三的报道。
这段日酋大角岑生大将座机被“击落”的新闻,由中央通讯社播发国内外,各地中文报纸均以“中山我军击落敌机一架,敌酋大角等均坠地丧生”为题,置于头版头条。重庆《新华日报》不察实情,也于1941年2月9日照样发表。但粤中某报记者伦海滨连续编发的日军“触山坠机”消息,却因是地方性小报,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.
   且说2月5日午后,日本机群在珠江口一带盘桓,情况异常。粤中某报馆年轻的外勤记者伦海滨以为日军又有什么异动,遂去电询问驻扎在新会的国民党“挺三”司令部。黎副官接过电话说:“我正想告诉你,日军海军大将大角岑生今早在斗门黄杨山坠机丧命,这是一条重要新闻,你赶快去现场采访吧!”伦海滨立即编了一条简讯在第二天出版的《四邑民国日报》上发表。接着直奔斗门去实地采访。7日早上,伦海滨欲再到黄杨山去察看现场,以作进一步的报道。“挺三”纵队的李参谋长却劝阻他:“你不要去,刚来了电话,说那里中日双方正在激战,梅阁至南门的渡口也被封锁了,现在要去也无法渡江。顺便告诉你,在黄杨山执获的东西,昨天深夜已送到,分装成两大木箱。袁司令有话,这些战利品将全部解送去曲江第七战区司令部。”接着,他自鸣得意地说:“自‘九?一八’以来,在我国战场上击毙敌人大将军衔的,这是头一次,也是我们游击部队的赫赫战果啊!”
   从“挺三”司令部出来,伦海滨陷入了沉思。他想,那架日本小型海军座机,明明是因浓雾迷航而触山坠毁的,但国民党军方却说是“被密集机枪击落”。疑惑在心,他要弄个结论,旋即折回“挺三”政训室。那里有他熟悉的朋友,朋友们笑着对他说:“就是没有军事常识的人,也不会用巨型飞机载着高级将领去低飞轰炸的。何况黄杨山那里没有军事防务。袁带司令这样说是有他的目的的。”
   一周之后,作为对坠机事件实地采访的唯一的一个新闻记者,伦海滨再到斗门,与大赤坎村民及和风中学老师等各方面人士接触。他们异口同声地说,大角岑生因座机撞山而丧生,原因是黄杨山上有浓雾而导致迷航。有人还说前后两组护航机组都能在浓雾中安然飞过黄杨山,唯独大角的座机触山而机毁人亡,这是天意啊!
   过了不久,“挺三”司令袁带因编造“击落”敌酋座机有功,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给予“传令嘉奖”,并颁发巨额奖金大洋10万元。这位袁司令不但不以贪天之功为己功而感到羞耻,反而越发洋洋得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注释:①“呢班陷家产”,方言,由憎恨而生的骂人的话。 

打印本稿】 【关闭
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 
主办:珠海市斗门区人民政府 承办:斗门区信息中心
建议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.0以上浏览器 1024*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备案序号:粤ICP备05026010号

粤公网安备 4404030200015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