预警和天气预报
站内搜索: 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无障碍版
您现在浏览的位置是: > 正文 字体大小: A  A  A 
地名故事——黄杨战事
发布时间:2017年06月06日  来源:珠海市斗门区民政局

   1944年4月5日,白蕉伪乡长、汪日汉奸赖一鸣一行数人,窜到龙坛鹤兜山看风水、择墓地。游击队认为赖一鸣此行以择墓地为名,探军情为实,决定生俘追究,便派锄奸队预先埋伏在霞村迳。下午3时许,赖一鸣回白蕉经过山迳时,被锄奸队活捉,先押往南潮后山,入夜转至老糠堆,第二天转移马山。赖一鸣自知罪孽难逃,哀求饶命,许愿出钱出枪,疾书通知其弟赖少华。

        

   白蕉联防大队长赖少华自恃人多势众,且有日寇撑腰,气焰极其嚣张,非但不答应条件,反而诉诸武力。随即带领200多名伪军,气势汹汹地包围龙坛,逐户搜查后上山寻找其兄的下落但一无所获,跟踪追往老糠堆又扑了个空,遂向马山扑去。游击队副中队长林兴华得讯立即赶往马山与马山党支部商讨对策,认为赖少华已反目成仇,发兵跟踪步步紧迫,赖一鸣已失去“人质”价值,其人卖国求荣罪大恶极,决定就地处决。当晚,锄奸队和马山护沙协查队派人把赖一鸣捆住手脚,绑上大石,以小艇载至崖门口水冲石附近沉入海底。第二天,赖少华追到马山,伪乡长林民占诚惶诚恐,协助追查赖一鸣的去向而不得。数天后赖少华悻悻然而去。

   黄庭、黄福祥伪军被我军赶出龙西后,虽胆战心惊,但怀恨在心,蠢蠢欲动,伺机反扑,卷土重来。赖少华急于为兄报仇,乃纠集梁渭祥、吴全伪军,串通日寇,联合近千人进犯黄杨山,围剿游击队,战斗一触即发。

        

   6月16日,日伪军向黄杨山游击队驻地发起“扫荡”,妄图消灭八区抗日游击队。此时陈中坚率部70余人从龙坛转移至西坑村,吴全联合挺三第八支队梁渭祥部、伪军赖少华、日军等近千人,配备各种机枪30多挺,兵分4路从天地人、贵头、西坑迳、大黄杨连夜包围抗日游击大队驻地西坑,妄图将八区抗日游击大队一网打尽。

   游击大队对日伪军的“扫荡”早有戒备,在黄杨山上设岗放哨,并派人到外地了解情况。早上5时许,游击大队接到黄沙坑交通站紧急情报,准备上山隐蔽,迎击敌人。就在此时,哨兵发现敌人已即将摸进西坑,即开枪阻击。战斗打响后,部队分两路突围。陈中坚率领20余人从村后撤出,冲上黄杨山占领制高点,凭借有利地形,击退敌军9次冲锋,战斗持续到下午3时,期间陈中坚及小队长邝戈负伤,稍事包扎后又继续投入战斗。此时,游击队三面受敌,于是边打边撤,牵制住敌军,一直坚持到黄昏,其时天下大雨,敌军撤退,游击队遂返回龙坛;另一路人马由戴耀率领从村前突围到贵头坑基时遇上敌军,双方激战。戴耀、陈勇、张忠等人以火力逼退敌军,游击队得以乘机跨过深坑,登上贵头山。不久,敌军从东西两侧袭来,游击队虽陷险境,但凭着山头的有利地形,向两侧敌人轮番扫射。敌军不知虚实,不敢贸然强攻上山。游击队随即翻过山坳,跨过西坑迳,撤入黄杨山。更巧妙利用了天时地利,诱使尾随而至的赖少华、梁渭祥两支伪军互相对打。于是,游击队乘机甩掉敌军,迅速转移,隐藏在山间石洞里。黄昏时大雨滂沱,日伪军洗劫了西坑,搜捕了因负伤留村的邝昔富、何斗耀两名战士,抢掠了一批财物便溜走了。

         

   敌军离开西坑后,警卫员周欢、卫生员黄瑶仲搀扶着陈中坚缓缓下山。晚上8时,龙坛的党员及群众在黄杨山找到了部队,大队长陈中坚因腿部受伤,步履艰难,用竹箩抬回龙坛。

   第二天上午,交通员林桥妹为伤员买药,经西坑迳茶亭时,被敌军俘去。

   隐蔽在石洞里的队伍,于第二天下午下山,至傍晚时到达金台寺(即旧金台寺)。戴耀派赵尧仔下山到大赤坎买来大米和大头菜,没有炊具,就地取材,以花盆当镬香炉作碗,结果煮成夹生饭难以下咽,后来加水煲成粥,吃罢就地休息。

   第三天,部队副政委李进阶派人前来接应,队伍安全转移抵达新会老糠堆。事后获悉,黄杨山一战,共打死打伤敌人30多人。

打印本稿】 【关闭
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 
主办:珠海市斗门区人民政府 承办:斗门区信息中心
建议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.0以上浏览器 1024*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备案序号:粤ICP备05026010号

粤公网安备 44040302000157号